政府打亂行情,共同工作空間轉型

「政府最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與民爭利。」政府提供免費的空間與課程,久而久之,創業者會養成壞習慣,認為反正政府有,就不需要自己想辦法。

共同工作空間創造互動對進駐者與空間經營者而言皆有利,但專業的空間經營者眼前,還得先打破價格紊亂的高牆。 Impact Hub Taipei 共同創辦人暨業務經理陳昱築以德國慕尼黑的 Impact Hub 租金為例,一間四人房,一個月的收費是 1600 歐元,相當於五萬元左右新台幣。「如果我們也收五萬元,根本就不會有人來。」

他進一步補充,近年政府釋出太多免費空間,供創業團隊進駐。租金佔企業成本極重,表面上政府的介入,對新創團隊是一大利多。但長遠來看,反而變相補助這些企業。「它就是溫室裡的花朵,擺到市場馬上就死掉了。」他認為,提供創業者免費空間,是飲鴆止渴的行為。當創業者只考慮價錢,便不會思考民營空間的服務品質,遑論進駐民營空間。

「政府最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與民爭利。」陳昱築氣憤地說。政府提供免費的空間與課程,久而久之,創業者會養成壞習慣,認為反正政府有,就不需要自己想辦法。

目前進駐於社企聚落的交點文化創辦人黃敬峰則有不同的看法。社企聚落是政府為了培育社會企業而成立的單位,這裡不向進駐者收租金,甚至提供許多政府補助資源予新創團隊。黃敬峰認為,有供給便有需求,接受補助無關對錯,但政府補助是有限的,「重點是創業團隊在市場上,能不能賺到政府以外的第三人,如消費者、陌生人的錢,這才是重點。」他以交點文化提供給企業的顧問服務為例,「全台灣都有免費輔導資源,為什麼新創團隊要找我們?看中的是我們能提供的價值。」他說。

architecture-1719526_1920創立共同工作空間時,不鳥穀共同創辦人吳宗翰曾希望招募的團隊背景越多元越好。格局上,不鳥穀室內的四周設置會議室以及小型工作室。他原本預期,中間公共區域可供自由工作者使用、或是舉辦講座論壇。如今,面對市場上空間價格參差的情形,加上空間剛成立、知名度尚未擴散出去,礙於經濟壓力,不鳥穀也承接其他業者排斥的直銷大會等活動場地租借。

「只要會繳租金就好,」吳宗翰面露些許無奈地說。但不鳥穀另一共同創辦人 Kyle 冷靜地分析,「光是桌遊聚會帶來的收入,曾經佔近七成。」聚會參與者可能原先認識彼此,也有的人是經由朋友口耳相傳而來。場地承租每月至少超過一半以上的營業額,反倒成為經營者的另一條生路。

共同工作空間轉型

2010 年「搞砸之夜」在墨西哥揭開序幕,挑戰世人對於失敗的刻板印象,邀請講者分享經歷失敗的收穫與心得。陳昱築率團隊向墨西哥取經,於 2016 年 2 月開始,每月在 Impact Hub Taipei 中舉辦搞砸之夜 (FuckUp Nights Taipei) 。活動中講者剖析自身失敗的經歷,陳昱築認為起到療癒的功用,提供創業者沈澱及反思的機會,也無意間讓 Impact Hub Taipei 找到另一條增加營收的管道。

陳昱築補充,他們嘗試將活動與公司的社會企業責任結合,把活動的企劃與流程帶進公司裡、為員工上課,從中賺取利潤。目前類似的專案收入佔總體業務的百分之五十,成效良好,成功地跳脫共同工作空間的實體限制。

同樣跳脫空間限制的還有創咖啡,創咖啡創辦人楊育明認為共同工作空間應跳脫封閉的組織,在他所謂的「共同工作空間 2.0」概念下,只要曾參與創咖啡的活動,便在資料庫中留下紀錄。經由資料庫系統的配對,他預期能夠找到產業鏈上下游的關係,讓個人工作者或新創團隊具備寬廣的合作機會。

「即使提供創業者更寬敞的空間,也不能保證他們的營業額因此上升。」CLBC(Ching Long Business Club,慶隆商社)發起人林育正補充。當初 CLBC 主打提供科技創業者所需的各種資源,但林育正心裡明白,空間對業績的成長,不是直接關係。他正規畫發展行銷課程,與楊育明作法類似的是,CLBC 的授課對象不用綁定於共同工作空間的進駐者,未來的 CLBC 會教創業者營運公司的技能、也協助他們媒合人脈。林育正認為,因為比起展場租金高卻不穩定的商業模式、或是日益壓縮的進駐空間會員收入,課程販售相對來說是穩定的收入來源,也能在推展過程中,建立在進駐者心中的價值。

「我們現在沒有要做共同工作空間了,」卡市達創業加油站營運長詹宇帆說。他計畫明年帶著卡市達創業加油站裡的進駐者,朝承接政府或大型標案的方向前進。未來的卡市達就像是一間持續重組與變形的公司,裡頭有設計師、有專業的公關團隊、技術團隊等,當標案下來,這一群人就是卡市達,平時沒有任務時,便各自經營自己的事業,流動且具彈性。

對於卡市達採取的轉型策略,DOMI 綠然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胡德琦樂觀以對。他觀察,在空間逐漸轉型的過程中,反而為進駐者創造出更多合作的機會,「出發點是好的,但合作品質取決於標案的屬性,對象會不一樣,也要考慮標案能否與團隊本身的 schedule(計畫)搭配。」他說。

他認為進駐者不應只是被動地接收空間經營者的提案,既然各自都在創業,也可以思考主動發起計畫,為社會創造有益的影響力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